上海男科医院费用虚拟社区

千年的白狐万年的黑狐,建国后还能成精么?

鬼妈妈 2020-04-16 19:12:23

先说个事儿……谁会美工? 就是会PS,html 、JS的?可以联系我,帮我做点东西,给报酬!加我微信:yuezong2046



故事一、


从佛教来说,无论是鬼怪,精灵等等都是众生之一,也脱离不了六道轮回,他们也有他们的生活方式和习惯,也有善恶之分。今天讲两个小段:


一,这事是小时候在我二舅爷家听到的,他们村里有个人晚上回家,农村没有污染晚上的月亮看起来格外的亮。他走着走着忽然听到树叶哗啦哗啦的作响声,当时也没风,他就顺声看了过去,看到树上趴着个人,你走到跟前仔细看了看,原来是本村的也认识,他就冲着上面喊了起来:“某某,你大晚上没事趴在树上干什么啊?”结果那人没理他,头也没回。他又喊,那人猛一回头可把他吓一大跳,那人两眼放光,呲牙咧嘴的冲他喵的一声,叫完以后从这个树枝很轻松的跳到了那个树枝上,他呆了片刻撒腿就跑,恨不得多出两条腿。到了家他家人问怎么回事,他把刚才的情况说了一遍,他爸一听赶快去找了村里会看的人。会看的人说猫成精了附在了那人身上,当晚就收拾了一下,那个人醒来以后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发现自己身上挂了很多伤。


二,这个是我们村里的,小时候在农村,夏天是最热闹的时候,主要天热只有到了晚上才凉爽些。村里人都会三五成群的玩玩牌,打打麻将,也有到附近的野地里(我们这里把没有庄稼只有野草和树的地方叫野地)抓蝎子,蝈蝈,野兔什么的。那年夏天的晚上村里的几个人就到野地里抓野兔,其中一个还带了只猎枪,说是猎枪就是自制的那种土枪子弹是钢珠。他们到了以后就分开行动,晚上兔子都在窝里呢,可以说是对人家兔子实施抄家。其中带猎枪的和他们分开后就开始找,正找着呢发现远处有动物在跑,身上还发着光而且是两只(这是动物在跑的时候身上的毛发摩擦产生的)越来越近,速度也变慢了。身上也没光了。他把枪上来膛,等那两只动物靠近才发现是狐狸,一白一黑,两只狐狸到他跟前并排蹲下看着他,他枪对准两只狐狸猛扣扳机,结果卡住了,他就拿东西掏卡住的子弹,狐狸也没跑蹲在那里像是看笑话似的,正要掏着呢身后有人拍他,他一转身是个白胡子老头,老人说年轻人别打了,人家和你没仇,就当行善了,他看看老人又看看四周想着这老人从那里来的?当目光转向狐狸时发现狐狸不见了,再一回头老人也不见,把他吓得撒腿就跑,那几个后面追着问怎么回事了。回到家病了一个月。村里的老人说千年的白狐万年的黑狐,人家都成仙了你还惹人家,没要你的命都是好的啦,真是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


故事二、


我也想说下发生在我身上的几件事。我从小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长大后回父母身边上学了,一直对两位老人的感情很深。爷爷去世时我已经上班了,有了男朋友,也就是现在的老公,那时老公在外地当兵,春节前回来准备结婚。那时不像现在,通讯也不是太发达,联系不是太方便,一年一次的探亲也有限,他回来那天按说我应该很兴奋的,那天不知怎么回事,心里总觉得很烦躁,平时我一个人在办公室很能呆的,那天总是坐不住,一趟趟去车间转,莫名其妙就哭了,别人觉得奇怪还问我怎么了,我就是觉得说不出的难过。下午下班进门,看到大姑父,说我爷已经不在了…我爷去世前中风了,看着已经恢复的差不多,大伯从医院把爷爷准备先接到他们家,去之前先到我家来了一下。那天看爷爷恢复的还不错,他拄着拐杖把我们家每个房间都看了一遍,包括卫生间,我还跟我爷开玩笑,说过段时间就接他过来了,咋连卫生间都看呢。过了几天,我去大伯家送爷爷看病的发票,主要也是看我爷,我爷一见到我就哭了,看我的时候是那种好像要把你记在脑海的那种目光。那天走时还早,爷爷一个劲催我早走,他是担心我一个女孩子家的安全…没想到这就是跟爷爷的最后一面!虽然很多年过去了,一想起来这些往事还是会潸然泪下。亲人的关怀跟很珍贵,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永远的失去,还是好好的珍惜才对!不好意思,在这说了这么多跟灵异无关的话。奶奶去世那天我也有感应。那天睡觉好像听到死了人吹的那种唢呐声,在梦里我问我妈哪里死人了,我妈说大概是这附近城中村吧。说是能梦,感觉极真实,根本不像梦,在梦里我以为是真实的,就在这时座机响了,我姑父打电话说我奶刚去世。。。


我姑婆我小时候只见过一次,但影响很深,我妹从没有见过。结婚前我和我妹住一个房间,我靠门她靠里。有天早上起床她神秘兮兮的跟我说她做了个很真实的梦,半夜她看到一个梳着发髻的圆脸女人,穿着白衣服,我们那时睡觉开着门的,她看那个女的走进我们房间到我床边站了一下,然后走她跟前,俯下身子看她,她吓得一下子醒来了。话音未落我姑婆的女婿来报丧,说我姑婆不在了,我姑婆就是圆脸脑后梳个发髻。


还有次在老家,我表姐她们晚上在地里拉麦子,我那时大概也就十一二岁,坐在离村口近的这边麦子上帮着照看表姐三四岁的女儿 ,离麦地不到五十米左右就是村子里的老墓地。我抱着小孩,两人都面对着墓地的方向。忽然小孩咯咯的笑着对我说:姨你看这个人逗我笑呢,我一看四周根本就没人,表姐离这还远呢,我问她在哪呢,她指着我们跟前说:你看嘛,就在这呢。我汗毛顿时竖起来了,吓得我赶紧叫我表姐。


最后一个也挺诡异的,到现在都想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那也是一个暑假在老家,我初恋的外婆家跟我老家一个村子,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他高二时去当兵了。那个假期回去他还在部队的。有天我去村边洗衣服,一进门,我奶就跟我说刚有一个小女孩找我,说他哥叫我出去呢。我问我奶在哪呢,我奶奶说刚出去了。我一听就想着是我初恋,他没当兵前要找我就让他小表妹来叫我,还以为是他回来了。晾完衣服去姑妈家,姑妈和我家就隔了一家,我家和邻居间有个能过人的过道,走到过道那就看到一个看着像我初恋的男孩站那,旁边一个扎着蝴蝶结像他表妹的小女孩,我眼睛有些近视,距离也不远,只看到他俩盯着我看,不知为什么就是看不清脸。想走过去又觉得不好意思,也想让他先喊我,就怀着复杂心情走过去了,刚走过他俩身边就看到他们顺着过道走了,我也没好意思看去了哪里,始终以为是他,结果晚上去问他外婆家,说他根本没回来,我一直纳闷看到的是谁,这么多年还在心里疑惑,除了他,也不会有其他男孩找我呀,其他的我也不熟悉啊。后来见他还问他了,他说他没回去。奇怪的就是那么近居然没看清脸。也许也没啥灵异,大家凑活看吧。不过我觉得楼主说的对,人还是要积福行善,有句话叫:但行好事,莫问前程!人在做天在看呀,不管怎样,信点因果,总是好的。


故事三、


先第一个,这是发生在我哥哥身上的,小时候,哥哥大概上小学四五年级,我可能就上一二年级,爸爸妈妈带我们兄妹俩回外公家玩,那是农村,四周都是山。有一天傍晚我跟表姐还有妈妈外公在厨房做饭,爸爸舅舅舅妈好像出门干农活去了还没回来,哥哥一个人在房间睡觉。打个岔,说下背景,外公家的客厅是连着房间的,就是那种两扇门推进去左右各一个房间,然后客厅中间有贴家堂,右边有一个木的楼梯是通往楼上的,上面主要堆放一些粮食杂物什么的,那时候好像是冬天,背景完。然后哥哥睡醒了以后就把布鞋拖着到客厅穿,他当时头朝院子,屁股对着木楼梯,他就弯腰下去系鞋带,然后突然就从胯下看到一个好恐怖的人,据他的描述是这样的:头发是五颜六色的布条,满脸都是血是烂的,没有身体,就好像趴在楼梯口那探个头出来看他一样,而且哥哥当时是倒着的,那个人也是倒着看的他,还对他笑,他吓得哇一声大哭鞋都没穿跑到院子里大叫,我们听到了都往外跑,妈妈把他抱住问他怎么了,他边大声哭边说楼梯那有鬼,然后外公妈妈都不信,说他刚睡醒眼睛花了,他当时脾气很怪,就一直说就是有鬼,还是很害怕那种大声哭,然后妈妈让表姐看着他,外公和妈妈去拿了个手电,说我们去看看,我当时胆子大又好奇,又想着反正外公和妈妈也去我就不怕,我也跟着去,因为楼上很黑,整个楼层也很宽,就算开了灯也是有点昏暗看不大清楚,外公拿手电走在前面,我在中间,妈妈在我后面,其实我当时挺怕的,害怕突然出现一个鬼怎么办?很紧张的跟着外公,我们上去看了一圈什么都没有就下楼了,外公和妈妈就告诉哥哥说是一只大花猫跑了,妈妈抱他哄了好一会才没哭。接着晚上哥哥就开始发烧生病了,第二天没好,我们就回家了,带着哥哥去了医院打吊瓶还是没好,回家给奶奶说了哥哥在外公家看到的事,奶奶就去找了一个神婆来看,说是哥哥魂掉了,那个神婆就烧香烧纸钱,然后拿了一个生鸡蛋写上哥哥名字放在一个翻过来的瓷盆底在那喊,用方言喊的,说某某某,你快回来,喊到你的名字你快回来,有水么你过桥来,有山么你绕路来,什么什么的喊了一堆,我记不得了,大概就这样喊,然后鸡蛋立起来就说喊回来了,他看到的那个`人`是外公家那边一个村子里头上套着竹篮跳下山崖死去的一个女人,而且还是外公家亲戚,按辈分哥哥应该叫老外婆,说只是来看看哥哥,就把哥哥魂吓掉了,后面烧了一些纸做的衣服,元宝什么的给那人,然后又把那个鸡蛋煮了给哥哥吃就好了。后来长大了偶尔跟哥哥提起来那件事,哥哥都赶紧说不要讲,害怕死了,我们就笑他说二十多岁的人了还怕,他就会说,等你自己真的看到的时候就知道怕不怕了……


故事四、


我老公是二婚,跟前妻有个女儿,跟着我婆婆,我公公早就出了车祸只能躺在床上,他一直想要个孙子,也一直跟我讲过来着,可惜的是在我怀孕三个月时,他就去世了,我跟我婆婆是分开住的,我公公去世的那天不巧的是我先发现他不行的,原来我和我老公要很晚才去我公婆家的,那天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催我老公早点去,原先我也是基本我公公房间的,那天我也进这,进了就发现我公公呼吸困难,他一直看着我,我吓死了,连忙叫老公。。。。。本来这事也没什么,去年我生了个大胖儿子,说实话,我婆婆挺招人恨的,她把我生孩子准备的一万元,自己收去了,让我拿亲戚朋友的红包付医药费,我一直不舒服,在我儿子双满月的时候,我就梦到我公公了,梦中他还是那样躺床上跟平时我陪着他一样跟我谈话:“现在你生了儿子,我孙子没钱过哇,没钱你怎么不跟**(我婆婆名字)要呢?你去要吧!”


我婆婆很有钱说白了,明面上有个百来万在手上的,但她一分没出,我坐月子她还跟我要买菜钱,我老公属于愚孝不然第一次也不会离婚,我当时确实没钱,就在没多久,我也跟我婆婆闹起来了,我脾气也不好,直接闹崩!


从那次后,也就是去年的8月份开始到现在,我婆婆一直就处于要死不活的状态,以前的毛病全发出来了,什么脑梗,心脏不好,经常去医院!


我老公叔叔经常对我说,二年了,还有明年一年,要带走才好!(我婆婆除了自己娘家人,没人理她,人缘极差)还有就是一次我儿子把热水瓶不小心从桌了摔下来了,刚装的一瓶热水啊,愣是一点事没,就跟有人接住瓶给了个缓冲,一滴水都没溅出,也没坏,吓死了当时。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是我公公真的心疼他孙子,还是巧合!


故事五、


这个是朋友的,这个朋友就叫他安吧,好像是去年的事,我的好几个男男女女小伙伴都喜欢喝酒,可能是我们这边的风俗吧,所以女孩喝酒也很正常,不过,这说的是个男孩,嘿嘿,他很喜欢喝酒,经常喝,可能也跟心情有关系,他跟他老婆经常吵架,跟他父母关关系也不大好,现在好像跟他老婆已经离婚了,说远了,-_-||当时我没在老家,后来听他们说的。去年冬天他们好几个小伙伴,不知道是在哪家吃杀猪饭,喝到很晚,喝的白酒,都差不多醉了,那晚不知道怎么回事,从吃饭的那个小伙伴家出来,安就一直喊着说要去帕良(我们方言这样叫,)帕良是我们村的村头还要上去,那都是山,山前面是金沙江,就一条河,那几座山都是种了一些果树,橘子橙子芒果龙眼荔枝之类。那个地方很多人白天都不敢去,可是他那天硬要叫着说要去帕良,其他小伙伴散了就回家,只剩下两个陪着他硬拉都拉不住,他就一个人跑的很快的从村里跑出去那山上,从喝酒的那个小伙伴家到那个山,大概有两三公里,后面两个都追不上,接着后面这两个小伙伴快走到村头找他的时候,他又飞快的往他们这边跑,就叫他,安跑到他们两面前就说,他上去看到那个女鬼了,他们两问他在哪,他回头看了一下说快跑,已经跟着他来了,安就拽着他两往村子里跑,跑的过程中他还回头看,他说妈呀,还在跟着他们,当时其他两人看不到,但是也害怕起来,就三个人飞快的跑回了一开始喝酒那家,那家他们走时还有大人在划拳喝酒,想着那人多,就往那家跑,坐定后大家赶紧问安怎么回事,他瑟瑟发抖,脸色发青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大人也在旁边问怎么回事,其他两人就说了一开始看到他时他说的看到女鬼,大人就开始骂了,说他们大晚上的不回家睡觉跑去那里干嘛。然后安就发着抖说话了,说他也不知道怎么了一出他家就一心想往那山上去,上去就看到了那个女鬼穿着白裙子,一头长发,脸色苍白,嘴唇血红坐在坟头回头看着他,他酒一下吓醒了,看看四周心想这不是帕良嘛,就赶紧往回跑,然后遇到他们两,接着跑回家。这说一下,那个女鬼,我们村好几个人都看到过,那女鬼的坟就在一个小伙伴家果园山脚下,果园跟坟之间还隔着一条大水沟和一条两米宽的土路那坟也在河边上来点,然后呢,水果成熟的时候会有贼去偷,所以小伙伴的爷爷奶奶就在果园的山脚边盖了一间看守果园的小房子,晚上就在那过夜,有时候半夜会听到女人哭,月亮也白,有一天老爷爷老奶奶就起来到处看,然后看到河边那几座坟其中一座坟上坐着一个穿白裙子的女人在那梳头,后来就偶尔发生那样的事,毕竟是老人也没多害怕,后来也习惯了,然后村子里也传开了都知道那有鬼。说回我那朋友,自那次之后,他经常在我们村好多个地方看到过那种东西,有时是大人有时是小孩,还说什么眼睛是灰色的,我们都说他骗人,他说是真的,我们也不知道真假,但是都被他说了晚上经过他看到过那种东西的地方都会好害怕……


故事六、


说几个真实小段吧,姥姥村子的一个小男孩,放风筝的时候倒着走掉进井里了,就是以前村子的那种打水喝的水井,应该很深的吧,也没有人发现。等到有人发现的时候已经过了很久,可是小孩居然没有淹死。被人救上来以后说的是,有猴子在下面托着他沉不下去!


还有前几天我们这里发生的事情,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倒栽葱掉进机井里了,当然里面还有水的那种。等到同玩的小伙伴叫了大人来,然后大人拿绳子,没办法进到机井里,然后打119,消防员来了想办法救上来,再怎么及时也要二十多分钟吧!可是居然孩子还活着!!大家都说是佛祖保佑着,因为这个村子里有个寺庙,是我们这里最大的旅游景点。还有说这个孩子不是一般人的!


再说两个我自己身上的事吧!不灵异但是也算大难不死!我刚学会走路的时候,奶奶家还是那种农村大概一米宽的小木门,有很高的门槛。我就站在门口扶着门槛玩。叔叔赶着毛驴要出门,根本没看见我。但是毛驴看见我在门口就不走了,叔叔拿着棍子狠狠的打了毛驴一下子,毛驴四蹄腾空越过了我的头顶,当然我想象的,不过叔叔吓得半死!


还有一次我在姥姥家睡午觉,夏天为了凉快就在地上铺了席子叫我在堂屋的地上睡。听见一声巨响,大家赶紧出来看我,我头的上方就是袋装粮食码的垛,从上面掉下了一袋粮食,甚至压到了我的小辫子。早知道一袋粮食有一百来斤重啊。大家也是吓坏了!!


故事七、


说贪便宜的,为些芝麻粒大小的小便宜也要占一下,不然觉得失去了天大的财产,到头来反倒吃了大亏,算算超过贪小便宜得来的好多倍,甚至有些还搭进一条命。你说划算不划算?说一个实例:我们邻村有个老头姓王,人给他起了个外号王虱子,之所以起这样的外号是因为他爱占小便宜,像虱子那么大点的也不放过。出事那年他都八十二岁了,子孙满堂,也算是有福之人了,可还是改不了占小便宜的习惯,每当别人家办红白事不请自去,他去不为别的无非就是过去蹭个饭啊什么的,走的时候兜里再拿上些,村里人也习惯了。那年他们村里有户人家盖房子,他拄着拐杖,那腰弯的和弓一样就差趴在地上了,慢慢悠悠的到了人家家里,有几个爱开玩笑的说老爷子今天家里又没饭了?他也不理别人的话,就迈着蹒跚的步伐依偎着墙根边走边找,他找什么,找有没有剩下的钢筋,捡了可以卖钱,别人都忙自己的也没人再没管他。突然就听噗通一声巨响,大家跑过去一看老墙倒了,那老人也被砸了进去,当场就没命了,家人得知后痛哭欲声。唉,不知道图了个什么。


前面一直在说孝。接下来就说一个孝顺的事,这事发生在我现在住的地方,是我们一个小区的。这家正好在对面的六号楼,老两口有四个女儿,相继都以成家,这几个女儿中就属大女儿孝顺了,时常过来看望老人,其他女儿很少见,即使逢年过节也很少来。他们的父亲去世的早,母亲是前几年去世的。去世前夕还是大女儿来照顾,别的比以前来的多些了,不为别的事主要就是为了财产的事,真是无利不起早。时常听到家里又吵架的声音,财产中房子是最不好分的,最后母亲依照老伴的遗嘱把房子卖了。卖的钱分给了几个女儿。大女儿拿的最少,可是大女儿也没有埋怨。老人过世后其他几个女人办完丧事都走了,唯有大女儿整理后事,房子要换主人了大女儿就把房子挨个打扫了一遍,正好打扫到母亲的房子,墙上有幅画,屋里也没风画无缘无故左右摇摆,啪的一声从画后面掉出来一个东西,大女儿捡起来一看是存折,上面有七八万,密码也在上面写着,大女儿给小区的老人说了这事,老人说那是你妈留给你的,你拿着就行了,女儿说着说着眼泪也掉了下来。


故事八、


本人女,小时候因父母外出打工,所以在外婆家呆过一段时间,小时候就经常听老人讲鬼故事,心里怕怕的,但从来没有经历过什么,直到我上高中了吧,又一次去外婆家,外婆让我睡在我舅舅的房间,以前舅舅没结婚那是两间房,我以前就住在其中一间,后来舅舅结婚就重新布置了一下改成一间了,舅舅他们外出打工了,在外婆眼里那间房最好了,就叫我睡在那,他们家房子不是很大,就是农村那种从左到右依次是,材房后面厕所以前有喂猪,在就是舅舅的房间,在就是堂屋,在就是外公睡的屋子和烤火的房间,在就是厨房,转过去吊脚楼下面是喂牛的,上面是外婆和他孙子住的地方,我当时和一个小妹妹一起睡,房子前面就是院坝(就是一块空地用来晒东西的,有一半用水泥埔过了)。舅舅他们的床是那个席梦思的,大概到了半夜我被一阵哭声惊醒,应该说吵醒,好像哭了好久,我眼睛一睁开我没有动,我在想会是谁在哭,可以清楚的听见一个女人凄惨的哭声,当时我外婆他们那里年轻人都出门打工了,应该说是不会有年轻女人的,而且我外婆他们好几家隔得很近就10米不到,我心想不会是那家媳妇在哭吧,半夜家里吵架了,如果真是,像我外婆那个热心肠肯定会出来劝说的,我用眼睛看看窗外,一片漆黑,没有一点光,我又大概听了一会儿,确定位置就在我外婆家的院坝边,我确定我没有幻觉,我还掐了一下自己,确定我醒着,心里越想越害怕,我试着用手叫醒那个小妹妹,她一点反应都没有,我轻轻起身想去开灯,他们家那个灯离床有点远,我好不容易用手碰到,可是那个开关好像不行灯不亮,还发出了响声,登~的一声,在一听外面就没有声音了,我急了,在按了几下开关,还是没反应,这是我就大声叫我那个小妹妹,她醒了,我问她有没有听见什么,他说没有,吓的我挨着她不敢动,后面就没这么睡着,早上就问外婆他们有没有听见有人哭,他们都说没有,后来我就再也不敢在他们家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