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男科医院费用虚拟社区

18岁女子被鬼压床,去医院检查居然发现怀孕!!

南川方竹论坛 2020-01-21 07:05:24

点击南川方竹论坛关注我哟

☀ 南川人都在关注和分享的方竹微信,本土权威新闻爆料、生活资讯、娱乐交友平台!




第一章 下乡

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有的人说有,有的人说没有,有的人说见过,有的人说吹牛B吧。

对于鬼这个东西,从古至今,估计还没有谁能够正确的解答。

尤其是建国之后,扫除一切牛鬼蛇神打击一切封建迷信,生长在红旗飘飘下深受马克思主义影响的九零后就更不可能相信神鬼之说了。

我叫许海,今年二十五,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二逼青年。大学毕业后一直没有找到一份理想的工作,就在离家不远的一处网吧当起了网管。

在网吧工作的日子很轻松,也很无聊。上班除了收钱就是打游戏,久而久之这这种惰性会在不经意间让人深入骨髓,更会让你觉得人生毫无追求。

我以为我的人生会就此黯淡无光下去,直到我收到了女神李瑶发来的一条微信消息,这让我彻底改变了自己的想法。

李瑶是我暗恋了三个多月的女神,我跟她是在网吧认识的。

在她之前,我从来不知道长得像苍老师一样好看的女生也能打得一手好游戏。

最重要的是,她还有着志玲姐那样甜美娇嗲的声音,每次看她打游戏被对手追杀时喊出的那声“不要啊”,简直可以让整个网吧的雄性生物瞬间感觉到高潮。

当然,整个网吧除了我之外,我对班的两只单身汪也对李瑶垂涎已久。毕竟像李遥这种有颜值,会撒娇,会卖萌,还会打游戏的单身妹子实在少得可怜。

于是,我们三差不多花一个时间跟女神套近乎,才把她的微信号要到手。

不过女神平常好像不喜欢玩微信,哪怕我们三只“禽兽”加了人家,也没偿到半点肉腥味儿。慢慢的,这种一头热的激情就退散得很干瘪了。

今天,我盯着我那三星五点五英寸的手机屏幕,足足看了差不多半个小时,这才可以确定女神的确主动给我发信息了。

她说她回乡下老家陪爷爷奶奶去了,还问我元旦有没有空。

元旦不就是明天吗?虽然这个月的四天假我早就休完了,不过在女神问我有没有空的那一刻,我还是毫不犹豫的回了一个“有”字。

随后拿着手机怀抱着激动的心情等她回复。

本以为女神都很高冷,回信息的速度也慢,可李瑶在收到我的信息之后,没有一分钟就发语音过来了。

她的声音嗲嗲的,很软很糯,让人听着就忍不住浮想联翩。

女神告诉我说,她一个人在乡下各种无聊,平常觉得我这个人说话挺幽默挺逗的,所以问我要不要到乡下去陪她一两天。

在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只感觉自己比天上掉下来的一百万人民币砸到还爽。

二话不说,就同意了女神的邀请。

女神听了也很高兴,把手机号码和地址一发,告诉我越快去越好。

这句“越快越好”,我能把她想成女神某种难以言明的暗示吗?

在拿到女神给的地址,我就匆匆忙忙给上面请了个假,然后马不停蹄的坐了一辆破面包车赶到了女神住的小山村。

到达女神地址上说的地方,已经晚上九点多了。

乡下不比农村,天黑得快不说,家家户户也熄灯睡得早。

城里这个时候还灯火辉煌着,可这里却跟死透了一样,除了呼呼的风声,就是旁边槐树林树叶发出的“沙沙”树叶响,以及远处猫头鹰“咕咕”的叫,他们在漆黑的暗夜里汇集交织在了一块,使这一切变得格外的诡异与惊悚。

要不是想着马上就要见到我心中的女神,否则我真想扭头就离开这个鬼地方。

往前大概又走了两百来米的蜿蜒小路,忽然,我感觉一阵冷风吹过来,让我不由得打了个寒战,耳边,依稀听到有人在喊我的名字。

那声音又轻又柔,像风一样,仿佛能在人不经意间勾走人的魂魄似的。

我当即就慌了,立马四下张望的回了一声:“谁?”

可是看了半天,我却连半个鬼影子也没看到。

一定是产生幻听了,陡地,我拉拢了一下衣裳,继续往前走。

看到不远处的那栋灰白小楼房,我知道女神李瑶的家终于倒了,那一刻,我实在难以遏制内心的渴切与激动。

由于天黑看不太清,等我走女神家的大门口才注意到,女神家的大门边上竟莫明其妙贴着两张大红喜字,在喜字的正上方,还挂着两个大大的红灯笼,里面燃着蜡烛。把大门附近照的一片红光。

我停下脚步,很是诧异的看着眼前一切,良久才喃喃自语的说:“咋回事?女神要嫁人?她不是让我来陪她吗?莫非是来骗我要份子钱的?”想到这里,我又兀自摇了摇头:“不对啊,就算要结婚,也不是半夜结的吧?”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突然发现在我身后左侧的位置,放着一个四四方方的纸箱子。

纸箱的正面贴着一张十分耀眼的红条,红条上面写着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随礼箱。

我去,什么情况?还真结婚啊?结婚就结呗,怎么能把随礼的箱子直接放在门外?不怕让人给一锅端走?

都说乡里人淳朴没心眼,但能做出这种事情的,我看不是没心眼而是缺心眼。

明知道这样做有点不合适,可我还是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随手就把地上的纸箱捧起来打开了。定睛往里一看,里面全是一摞一摞像板砖一样沉的东西。它们都用红纸包着,码的整整齐齐。

擦,难不成还真有人把钱送到这里来,而且出手都这么大方?

一时手痒,我也没有多想,随手就打开一包。

在看清楚里面的东西之后,我顿时出了一身冷汗。

因为箱子里放的根本不是正常礼金,而是冥币。

一箱子的冥币,我吓得一个哆嗦,立马就把手里的东西扔了出去。

我下意识的转身就想跑,这时周围却刮起了一阵莫明的旋风。花花绿绿的冥币随着风儿漫天飞舞,像是有人蓄意在撒纸钱一样。

第二章 误认

我就傻傻的怔在原地,被它们困在当中,半晌吓得不敢说话了。眼睁睁的看着冥币飞起来,又落下,散了一地。

过了很久,我才站在纷飞着的冥币中央定了定神,然后将脚下的箱子一脚踹开。

一时觉得很晦气的我,不由骂骂咧咧的想要离开。谁知才刚迈出前脚,我就感觉有人突然从背后将我给抱住。

对方把我抱得很紧,似乎生怕我会凭空消失一般。紧到我能清楚的觉察到她的身段很柔软,而且她身上还传发着一股让人神魂颠倒的幽香。

我擦,是个女的。再看那交叠在我腰间的青葱玉指,绝“B”还是个大美女。

那一刹,感受着软香在怀,我就像被某个高手隔空点穴,几乎连动都没有动一下。女神,这身后搂着我的,一定是我的女神李瑶。

以前她看似对我冷冰冰的,其实她内心也是喜欢我的吧。否则也不会因为我及时出现在她们家门口,而感动的冲过来将我抱住。

刹时,我的思绪千转百回。被女神抱着,刚刚因冥币受到的惊吓也为之烟消云散。

眼下别说再被吓一次了,哪怕豁出我这条“狗命”也值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女神抱了我大概两三分钟的样子也没有松开,我则很配合的像韩剧里的男主角一样,默默的挺直着肩膀故作忧郁的盯着远处,四周再次被风吹起的冥纸纷纷扬扬的朝我面门扑来,我却丝毫不觉得害怕,反而认为它们犹如秋季的落叶一般唯美充满诗意。

终于,我觉得我维持的这个姿势有些僵硬了,就在我想打破沉默说点什么的时候,身后的女神却率先开口了。

“夫君……”

她幽幽的从我身后呢喃出这两个饱含情意的字眼来,苍凉的口气,就似等待到了千年一般。

那喷洒在我脖间的气息,阴凉阴凉的,却瞬间激发了我体内一直蠢蠢欲动的“洪荒之力”,为了不过早暴露我的禽兽本性,我强压着从血液中窜起的那股躁劲,不住用深呼吸来控制自己。

夫君……好词儿,听起来很有历史感,但却别样浪漫。女人嘛,就这样,总喜欢赶新鲜。好比前阵子流行“欧巴”,满大街都能听到女人把这两字挂在嘴边。

“夫君……”

又一次,女神对着我深情的呼唤,那如青葱般娇嫩的玉指,更是不安份的在我周身游窜,慢慢的,她似难以压制内心的渴望,竟把如灵蛇般的小手,伸入了我的领口。

如果现在还能做到无动于衷的话,我想我真就不是个男人了。下一秒,我几乎没有给女神任何空隙,转过身就捧起她的脸,在黑灯瞎火之下就开始狂吻。

女神的唇很凉,却也很柔软,吻起来就像棉花糖一样,甜甜的,糯糯的,让人不想松开。最重要的是,女神还给了我热切的回应,这让我不得一鼓作气的往前冲。

今晚,女神是我的,就凭那声夫君,想必她已经把我当成她此生要嫁的男人了吧。

既然我有心娶,她有心嫁,何不趁着此刻的良宵美景把事情给办了?

想到这里,我一时贼心大起,在与女神热吻的同时,手也不老实的伸到她衣服里摸来摸去。

听着她传来粗重的喘息声,我更像打了鸡血般的奋进向上,眼看伸进去的手即将握住那两调皮又惹人爱怜的“小玉兔”时,这时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发出了“嗡嗡”的震动声。

当时我心里就骂娘了,暗道,哪个挨千刀的这么不识时务,竟然这个时候给老子打电话,这不是破坏老子好事吗?

本来是不想接的,可手机却一直震个不停,我能明显感觉到女神的身体变得有些僵硬,她应该不高兴了。

想到女神不高兴,我立刻就把手机掏了出来准备挂掉,可在看到来电显示时,我不由怔住了。

李瑶?这不是女神吗?

她都在我面前了,怎么给我打电话?难道是女神出来太急没有带手机,现在她家人怕她出事,所以就用她电话打给我的?

纳闷之下,我还是按了接听键。毕竟现在对话的人可能是我未来的岳父岳母,这要拒接,以后不是找削吗?

“许海,你不是说今天就来我家陪我吗?现在都快十一点了,你怎么还没到?你是不是耍我啊?”

电话那头传来女神生气的质问,那娇嗲嗲的声音,是李瑶没错。

我来不及回话就怔住了,电话那头要是女神的话,那我眼前站的这个女人又是谁?

下意识的,我就按开了手机电筒,往那女人脸上狠狠一照。这时我才看清,眼前站的姑娘并不是女神李瑶,而是一个约摸十七八岁左右的小姑娘,她穿着旧时女子成亲时的大红喜裙,整个人长得清丽婉约,眉目如画,一双杏眼微微往上翘着,显得又精致又无辜。

不可否认,这姑娘长得真好看,只不过,那脸太过苍白,白得就像随时会被风吹撒的纸片。

“原来你不是我的夫君?”

她在愕然问出这句话时,我只觉得大脑“嗡--”的一下就乱了。

许久,都是处于空白状态。

不用说,这次是闹乌龙了,我和小姑娘都把彼此给误会了。

在反应过来之后,我连忙给她道歉,说自己也认错了不是有意冒犯。

女子没有说话,只是缓缓抬起青葱玉指,有条不紊的整理着被我弄凌乱了的衣襟,我看着她如羊指白玉的手上,兀自多了一道红痕,立马羞愧的红了脸。

刚刚真是太性急了,啥也没有看清楚,这下搞得双方尴尬,太不应该了。

我正是自责的时候,这回手机又响了。我一看,还是李瑶。

心里特别失落的接通了,才刚“喂”出一声,李瑶就特冒火的说:“许海,你到底什么意思?电话接了也不说话,你来还是没有来啊?”

我忙说:“来了来了。”

“那你现在在哪儿?”

我连忙把自己的位置描述了一遍,女神说让我往我左手方向再走五十米远,她亲自出来接我。

我“嗯”的一声答应了,电话挂掉后的我本想转身再跟面前的女子说几句抱歉的话,谁知她人却莫明的不见了。

我看了看空荡荡的四周,就好像她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

看来真是把人家女孩子给弄得不好意思了,不然她也不会悄无声息的就跑掉了。唉,真是作孽啊。


第三章 闹翻

李瑶把我接到她家之后,就一直埋怨我怎么现在才来。

我不得不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跟她说了一遍,当然,为了不破坏在女神心里的形像,我只跟女神说我认错了她的家,途中又恰巧碰到别人半夜结婚。完全不敢把自己和新娘小妹那段误打误撞的激情艳事给讲出来。

本以为此事过于荒谬,女神多少会经过求证才会相信我的话,谁知她连追都没有追问一句,就把我拉到另一个房间,脸色无比凝重的说:“许海,把你今晚看到的一切都忘掉,千万不要跟任何人提起,就当什么也没发生。”

“啊?”我惊愕的张了张嘴巴,正想问一句为什么。对方却转过身,一脸冷淡的说:“今晚你就住这间屋吧,我睡你隔壁,有什么事你可以直接叫我,也可以给我打电话。天不早了,你坐一天车也累了,快去休息。”

李瑶说完,也不待我应答,自己就匆匆的走了,搞得特别神秘兮兮。

我过了好一会才缓过神来,抬头往房间四周打量,发现这屋的空间虽然不大,但却收拾得特别的干净整齐。床上的被子和枕头,也像是才洗过的,桌上还摆了一盆供我洗漱的温水。

由于今天确实有些累了,我只是草草的给自己洗了把脸,就翻身上了床。两眼一合,就沉沉的睡过去了。

睡到一半的时候,我突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从床上翻下身就打开电灯开关,到处去找水喝。

找了半天也没找着,又不好惊动隔壁的女神,她虽说过让我有事叫她,可现在深更半夜的,人家指不定睡得正熟,我哪好意思去打扰?

百般无奈之下,我只能忍着,一个人坐在屋里的椅子上发呆。

这时,窗外莫明刮来一阵阴风,吹得我立马一哆嗦,我起身就要去关窗户,眼前却有一抹红影闪过。

一开始我还以女神家是不是有什么小偷入侵,等我彻底看清对方的模样时,我才发现,那抹红影不是别人,正是今晚我碰到的那个新娘子。

此刻她就怔怔的站在窗外,一脸幽怨又充满柔情的看着我,月光照在她涂满胭脂的粉嫩小脸上,使她看起来别样的乖巧圣洁。

“怎么是你?”我讶异的看着她,实在不敢相信她会无缘无故的出现在我的面前。

女子什么也没说,只是把手伸入窗户递给了我一张小纸条。

我还没来得及将纸条打开,蓦地就发现外面的新娘子正被一双生猛粗糙的大手给狠狠的揪住了头发,随后我又看到了那双手的主人,对方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穿了一身古怪的黑长袍,脸腊黄腊黄的,两道竖起的眉毛使他看起来格外的凶神恶煞。

他拽着新娘子的长发死死不放,嘴里大咧咧的骂道:“你生死我的人,死是我的鬼,想逃,没门。”

话落,那红衣新娘在发出一连串惨烈的尖叫后,便随那个男人一齐消失在了茫茫夜色里。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不清,等我心情稍稍平复下来的时候,我才想起那新娘子刚刚递给我的那张纸条。

迅速打开一看,上面正好写着一行娟秀端正的小字。

求求你救我,否则我会死!

那小字鲜红鲜红,一看就是用血写出来的。

此刻我不由紧张到了极点,暗忖,这小新娘为什么要写这一行字给我?莫非她有什么苦衷?

看她的模样应该不大,按理说正是上高中的年纪,怎么会这么早与人结婚呢?而且,婚礼还办在晚上。莫非……她是受人所迫?

再联想电视和新闻上看到的那些报道,说什么山里汉又穷又偏僻,不容易娶到老婆,便想着法子从人贩子手里买一些外地被骗的无知少女,然后强迫她们给自己传宗接代,只要这些女子敢有所不从,他们就会使用各种暴力和手段来虐待她们。

结合刚刚的情况看来,似乎相当吻合。

我越想越觉得事情就是这样,当下就要掏出手机报警。

就在这时,女神却冷不丁的出现在了我的身后。

她冷冷的看着我问:“你要干嘛?”

我被她的突然出现吓了一跳,不由有些手忙脚乱的说:“你们村子里出现了贩卖人口的事情,我得报警。”

原以为女神会赞同的我大义之举,岂料她却一脸不屑的说:“这种事情在我们村已经见怪不怪了,你就不要多事,免得惹祸上身。”

什么?李瑶原来知道这事,可她为什么还能做到无动于衷?在我的印象里,她不是很善良很有同情心的人吗?何时变得如此冷漠?

“许海,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说这些也是为你好。你是第一次来到我们老家,人生地不熟的,我得对你负责。”

我听了心里很不高兴道:“我这么大了,也是心甘情愿的来到这里,不用谁对我负责。只是刚刚那个新娘子,她看起来好像还未成年吧?”

李瑶听了这话,似乎彻底被我激怒,当下就冷哼一声道:“呵,还惦记着呢?许海你无非就是看人家长得有几分姿色,想上演一场英雄救美的戏码对吗?我告诉你,其实你就是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屌丝,真当自己热血冲头就可以拯救世界吗?”

李瑶的话一番话,瞬间让我对她失望到了极点。

我一直没想到,在我心目中完美得没有一丝瑕疵的她,会是这种人。

我不在乎她把我当成屌丝,我只是觉得她不该如此漠视那个女孩的遭遇。

正是因为世界上像她这样的人太多了,才导致那些不法份子越发猖獗。

当下,我冷冷的睨了她一眼说:“好,你不管是吧,那我自己去。”

说罢,我也不顾她的阻止,就一股脑的冲出了女神的家。


第四章 死人

待我走出来之后,新娘子已经被那中年汉子不知带到哪去了。

我急得又一次把手机掏了出来,正要拨通110的时候却发现手机一点信号也没有。阿西巴,大山里信号不好,真是日了一条大黄狗。

百般无奈之下我有过一丝想放弃的念头,不过回想起字条上那几个血红的小字,我的心瞬间又揪了起来,尤其是那句她会死的话,更如凶猛的浪潮一般冲击着我的脑波。

算了,不管了,既然都跟女神闹掰了,我若不去救人的话,也显得太孬了。

下定决心后的我,趁着天黑便故意绕回到了我和小新娘初次见面的那栋小楼前。

不错,既然是这家人办亲,那么这小姑娘也肯定是这家人胁迫的。为了不打草惊蛇,我躲在小楼后面的大槐树后张望了好一阵子,见楼里迟迟没有动静,我快按捺不住的时候,小楼紧闭的大门突然“吱嘎--”一声开了。我瞬间看到小楼里面有人陆续走了出来,那些人穿着白衣白裤,抬着一副棺材,像在给谁办丧一样。

为首的人正是刚刚把新娘子拽走的中年大汉,他依旧穿着刚刚那身大黑袍,头发凌乱的散在脑后,整个人看上去很邋遢又很古怪。

此刻他一手拿着个大罗盘,一手纷纷扬扬的洒着纸钱,一边领着那些抬棺人往前走,嘴里还念念有词的胡说八道。

面对这群家伙诡异的举止,我一时也没有什么头绪,只想早点把小姑娘解救出来,所以也没想那么多就冲了过去。

楼里出来的人见我突然从树后面跑了过来,似乎怕我图谋不轨,立马就有两个高大威猛的年轻人走过来挡在了我的前面。

黑袍男处变不惊的绕过他们,随后直勾勾的盯着我走了过来:“你是谁?来这里做什么?”

“来找你们放人。”由于他们人比较多,我说得并不能够理直气壮。那放在口袋里的一只手,也因紧张而泛起了一层冷汗。

对方竖眉一挑,神态十分凶恶的问:“放谁?”

“放谁你自己心里清楚,我可是亲眼看你把那今晚结婚的那小姑娘给抓走的,我现在怀疑你贩卖人口。如果今晚你不把人放了,后果自负。”

话落,那两名年轻人就要冲上来。

我立马打断道:“你们最好别轻举妄动,我跟你们说,别看我现在单枪匹马的,其实我早有准备。我已经把这事通知了我一铁哥们,要是今晚我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他马上就会通知警察。”

好在我的恐吓之言当场就起了作用,黑袍男立马就将那俩冲动年轻人给拦了下来,还一脸客气的对我说:“小兄弟,我看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事?”

“误会?我误会什么啊,我是亲眼看到的。要不你把那姑娘喊出来亲自跟我对质,看看她自己怎么说。”我知道对方肯定是做贼心虚了,所以说起话来也不免开始虚张声势。

“小姑娘?”黑袍男怔了一下,忽地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道:“你要找她对质?那这事情可不妥。”

“怎么不妥?是你们不敢吗?”

“小伙子,不是我们不敢,而是死人根本就开不了口,她怎么能与你对质呢?”

“你胡说八道,半个小时前我明明还见到她的,她怎么会是死人呢?”

这时黑袍男没有说话,却有一位年过百年的老头从人群里走了出来,他看上去很威仪的样子对我说:“年轻人,你说的那新娘子应该是我的儿媳妇吧,她确实死了很久了,现在正躺在棺材里呢。”

“你们当我傻是吧,继续编!”我冷眼斜向他们,只觉这些人真是太丧心病狂了,为了遮掩自己的罪恶行径,简直什么话都说得出来。

“年轻人,你不信的话我们可以开棺给你看。不过将来你要惹上什么麻烦,我们陈家可是一概不管。”

“哼,我才不怕,你把棺材打开啊,我倒要看看好好的一个活人,怎么会说死就死了。”

见我真的要开棺检验,老头不由变得为难了起来。想必刚刚那些话果然是用来吓我的,见我没有入套,这下有些骑虎难下了吧。

“既然他要看,那就给他看吧。”

说这话的是那拿罗盘的中年男人,他的表情始终是淡淡的,看不出半点喜怒哀乐。

棺材被人放下后,我才看到棺头让人绑了一朵大大的红花,在棺板的顶盖还捆了一只黑色的大公鸡。在夜色的笼罩下,公鸡的眼睛正贼溜溜的四处打量,那亮闪闪的样子还怪吓人的。

棺板在被人揭开之后,那中年男人就冲我招手说:“年轻人,你不是要看吗,过来吧。”

我怕这些人有诈,所以每走一部都极其的小心翼翼。待我走到棺前,把头探过去的时候,瞬间就看到小新娘那张世间罕见的花容月貌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棺里的她,穿的还是那套火红色喜服,整个人很安祥的躺在里面,双手文静的交叠在了胸口处,红红的胭脂印在双颊两畔,看上去就跟睡着了似的。

“喂,你们是不是用了什么手段把人给整晕了?所以故意骗我说她死了?”

面对我的质问,中年男也不愤怒,只是淡淡道:“你探探她的鼻息,再摸摸她的身体自然就能明白。”

听了此人的话,我心里虽惊疑不定,不过事情到了这份上还是跟着照做了。

当我用食指轻轻探过去的时候,我吓得又赶忙缩了回来。因为我发现,躺在棺里的女子,压根就没有呼吸。

最后我又不死心的伸手摸了摸她的脸,凉,那种寒彻心骨的凉,压根是不会出现在一个活人身上。

我靠,难道说……她真的死了?

下一秒,我直接就从棺材旁边跳了起来,指着那中年男人就大骂道:“畜生,畜生,你们就是这样对待一个小姑娘的?她还那么小,就算违抗了你们的意思,你们也不能杀了她啊。你们没有人性,你们在草菅人命。”

听罢我的一通咒骂,黑袍男子却还振振有词的说:“她不是我杀的。”

我直接就破口大骂道:“放屁,我半个小时前才见到过她,她还找我求救。最后是你强迫的把她带走,她的死你完全脱不了干系!

 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END-———


往期精彩

妹妹为和姐夫在一起陷害姐姐,可是没想到结果

为男友顶罪入狱两年,却等来渣男与姐姐的婚礼。为了报复,她狠心...

前女友嫌我穷跟人跑了,现我发财了她跪着求和我复合!

男子开破车出来装逼,一开口就牛逼轰轰的,结果差点挨了揍!

一个小三诉说出轨男人的真面目,真的很准,值得一看!